?

命中注定的事很难改变鬼故事

时间:2020-11-18 10:4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次

父亲十六岁当兵,然后一直全国各地辗转,但他年轻时部队驻地最长的,还是在东北。因为当时算是稳定了,老头子的职位也上去了,我母亲有了随军的资格,便带着我哥和我姐去了部队,我就是母亲随军在东北的时候出生的。

东北冷呀,大家一听东北,先想到的就是人参熊掌飞龙等那些珍贵的药材和好吃的野味儿,老实讲,我没吃过,但没少听老头子说过,还给我比划过冬天的雪能埋到腿哪个部位。

我就问老头子,你在东北那么多年,就没挖过人参啊?

老头子就说:“那东西是你想挖就挖得到的?那东西长了有点年头就有灵气的,它能跑,再讲了,挖不挖得到,都是个缘份,有些啊,命里注定有的,你不去刻意找,它都会出现在你面前;有些哪,没缘的,摆在你面前,你都看不到。”

我一听,哟呀,这老头子肯定是有故事呀,那一定得扛起锄头挖故事来听啊,于是就高高兴兴缠着他,甚至给老头子做了份剁辣椒炒饭拍马屁,老头子可高兴了,但他不肯承认,一边吃饭一边讽刺我:“你平时懒得起蛆,这么巴结我给我弄炒饭,肯定不安好心,讲吧,你要从你爸这里办什么事了?”

我是老小,是我爸亲眼看着出生,他亲手带了的,所以他宠我,没有对哥哥姐姐那样的严厉,到了年纪后性格也软和了很多,没有年轻时的严肃与煞气,所以我才敢这么耍滑头。

我一听老头子没生气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就知道我的炒饭起了很大作用,于是就笑嘻嘻让他给我讲在东北挖参的趣事儿。

老头子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叙述者,他想了好一会儿,说给我讲个他战友的事吧,于是我端正坐了,支起了耳朵。

那是我还没出生的事。

老头子在的部队是空军,我妈随军后一家人住在部队分的一套平房,这种大排平房一字开,一排住的是好几户,有个小院子,晒东西啊,养点鹅鸭,都方便,就是和部队还有些距离,因此我爸同战友们上班得老早起来,一块儿出门去驻地。

部队人不少,一个师都是好几千,因此早上一到点儿就特别热闹,整个路上看到的都是穿军大衣的,每天都是同一个风景,路也被同样的人踩来踩去,没甚变化。

那天早上,我爸如同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喊上周围几个战友一块儿组团去驻地,一边走一边聊时政军事,走了大半段路了,一个姓江的叔叔就捂着肚子说:“你们先走,我早上喝多了,去放个水,你们先走,等下子我来追你们。”

老头子他们没当回事,就顺着话先走了。

那时候哪到处有公厕,放水自然就是路边上的丛丛洼洼了,加上都是男兵,别人看到个背影也只笑一声不会说什么。而且按理说这放水的时间并不会长,但这早上这个叔就特别拖拉,一直等我爸他们一直走到驻地门口的警卫亭了,江叔叔才气喘吁吁的追上来。

老头子同他的关系好,就拍这叔叔的肩开嘲笑:“你放个水放这么久,怕不是早上喝了一缸子。”

江叔叔就笑,看到其他人都进去了,就我爸落在后头跟他并排走,他四下看了看后拉我爸走到了一边,做贼一样的说:“不是去放水,我是去挖个东西的。”

他说着就解开军大衣让我爸看他藏在衣里头的东西。

我爸一看就惊了,这江叔叔居然挖到了一支人参。

瞧那芦头,顶上的鲜绿的叶儿和红彤彤的果子,光看着就灵气满满的,身体瘦长,小胳膊小腿儿瞧着都是那么回事了,上边还裹着新鲜的泥土,一看就是刚挖到的。

我爸忙问江叔叔这哪得来的。

江叔叔得意的道就是刚才。

他们一路讲话聊天,他就随意往路边的树林丛子看,结果无意中就看到离马路一米多的距离的一处低些的丛子里头几个鲜红的果子,再顺势一瞟叶子,这叔叔一个激灵:他的个乖乖,人参!

当下心里就火热了,可人那么多,他不能喊出来啊,一喊得招多少人抢?可看到宝贝当没看到他也难受啊,当下走了五六米后就撒了个谎,说要去放水,其实是撤腿跑回去看那颗人参还在不在?在就挖出来。

结果他返身回去,来来往往的战士们不少,也有人往两边路侧看风景,可看来看去,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那颗参稳稳当当的迎风招展,居然楞是没叫人看到。

这还用讲?自然赶紧跑过去挖啊。

我爸听了说好小子,这注定是你命里有的啊,要不咱们那路来回走了几年,大家伙儿路边找参也找过不少,怎么就是没看到?

羡慕归羡慕,我爸也不嫉妒,就让江叔把参藏实了,别让他人知道。

然而江叔是个藏不住话的性子,很快整个驻地都知道了这件事,马路两边的荒林子一时掀起了好大一波寻参潮,可惜的是再没有人像江叔这样的运气了。

老头子讲完了后和我讲:“这些个有灵气的东西,那还真的看运气和命。没有那个命,没有那个缘哪,就是在眼皮子底下你都看不到得不到。那参,和你江叔叔就是命里注定有缘,要不我们那么多人走来走去,挖来翻去的,硬就看不到这老大一株儿在眼皮子底下呢?”

然后教育我:凡事莫强求,有缘自来,无缘自去。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活到现在,遇到一些人和事,我都想到老头子这句话,还真是这个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1
爱情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