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饼月饼抒情散文

时间:2021-09-22 11:00 来源:原创 作者:杨钰珍 阅读:次

杨钰珍

 

那年我七岁,与隔壁发小胖丫下五子棋。下棋之前我们约定,以十盘定输赢,谁输了就买颗水果糖给赢的一方。她输了,却耍赖不买,我就与她大打一架。她哭着鼻子跑回家,不久,她拿出一块圆圆的饼子,趾高气扬地在我面前显摆,“我妈说这叫,是我爸从部队寄回来的。你有吗?哼!”说完便大口大口吃起来,边吃边说,“哎呀呀,好好吃哟,又香又甜哩!”

我气忿忿地跑回家,对卧病在床的父亲大哭,要他给我买月饼。病恹恹的父亲说,“月饼是个啥东西?我没见过哦?”我边哭边给他比划,隔壁胖丫说,月饼是香的甜的圆的。父亲说,“幺女儿,你妈在堰塘洗衣裳呢,等她回来给你做。”我任性地又哭又跺脚:“不嘛,就要你现在就做。”父亲点点头,慢慢从床上艰难地撑起来,从木櫃里寻出白面,从瓦罐里倒了点腊猪油,在案板上开始拌面,父亲又叫我从菜园子里扯了几棵香葱洗净。见他还蔫蔫地坐在凳上,便催促他快做。父亲说,小声点,面还在睡觉呢,等他醒了再做。我眼巴巴地守着面盆,大气也不敢出,盼着他早点醒来。

仿佛等了一个世纪。父亲终于绾起衣袖揉面,一下一下,他揉得极缓,我只盯着他手里的面团,却没看见他额上虚汗淋漓。

父亲将一大坨面分成一个个小剂子,再用小面棍擀开,上面刷些腊猪油和葱花,然后卷起来竖着,用手掌心使劲一压,一个圆形面坯成了。父亲让我在灶膛里点火烧锅,他往铁锅里倒点清油,将面团一个个摊在锅里。他不时叮嘱我用软柴烧,火小点再小点。不一会儿,灶房里缭绕着葱油的芳香,我闭上眼睛使劲吸着,有一轮圆月从胸中漫上来。

“月饼”终于熟了,它圆圆的,黄酥酥的,入口,脆脆的,葱香味、腊猪油味道在口腔里开始跳跃、欢欣,继而辗转、拥抱、融合。正准备再拿一个给胖丫看看,我也有月饼了。抬头一看父亲洗完手,脚步滞重地挪到门边,一头栽倒在地。

父亲再也没有醒来。这天是农历八月十三,距中秋节还有两天,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一家人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母亲哭得死去活来。我呆呆地望着那碟月饼,想,难道月饼有毒,它怎么就要了父亲的命呢?可他连尝也没尝一口啊?可它明明是又香又脆又酥的啊?况且,我吃了也是好好的呀?

长大后我才晓得,父亲当时得的是贲门癌,生命已进入倒计时。为了让我吃上一口月饼,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为我做了今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月饼。

月饼啊月饼,它像一枚印章,永远地戳盖在我心上,是那样地令我疼痛、悔恨,又是那样地难忘,难忘父亲将最后一腔慈爱倾注在月饼上,让我的生命里永远悬着一轮圆月亮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1
爱情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