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忘护秋抒情散文

时间:2021-10-14 08:49 来源:原创 作者:何汝锋 阅读:次

何汝锋

 

金秋时节,漫步在乡间的田野小路上,望着一片金黄的稻浪,难免总让我想起大集体时代的护秋赶雀这事。

那些年,乡下的野鸟、野雀真多,尤其是秋天,它们就像是赶在秋天聚会似的,这儿一群,那儿一趟,有时“呼……”的一声,天空中黑压压的一片,仿佛千万颗小黑豆撒在了天空似的,形成一个铺天盖地的雀阵,要是这个雀阵落在哪里,哪里的庄稼可就遭殃了。那时每到秋天稻子成熟的时候,护秋赶雀,保护庄稼,便成了生产队里的首要任务。

那时,我正上小学四年级,每到夏、秋农忙时节,农村小学的中、高年级学生都要放忙假。那年秋天,我放假在家,为了帮父母苦工分挣钱,我也加入了生产队的护秋赶雀的行列。

我们这里是水乡,盛产水稻,交织的水网将田地分成了一个个岛状的地块,我们这里称每个地块叫“这个圩子、那个圩子的”,秋天稻子成熟的时候,生产队里都要安排人在每个圩子里护秋赶雀,当时,我和李叔被安排在一个圩子里护秋赶雀。

每天,天一亮,我就带着母亲给我准备好的旧铝锅和敲击的棍棒与李叔一起下地护秋赶雀了,到了地里,我们在圩子的四周来回走着,边走边用棍棒敲着旧铝锅,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吆、吆……”的叫声,驱赶着一趟趟前来偷嘴的野雀,可那些机灵的野雀与我们捉迷藏似的玩起了“游击战”,你来我走,你走我来,你到这边,我到那边。弄得我们疲于在圩子四周的田埂上奔波着、驱赶着。当时,我真的好懊恼,但懊恼之余也暗暗佩服这些小家伙的勇敢与机灵,还隐隐得有些说不出的喜欢。

每天,生产队里的队长都要到各个圩子里进行巡回检查,看看各个圩子里赶雀的情况,每到一处都要扒开稻子,看看地上有没有被野雀吃着的稻壳,多不多,如多,负责这个圩子护秋赶雀的人就会挨批评,严重的是要扣工分的。所以我和李叔一点不敢懈怠,每天很早就下地赶雀了,晚上,太阳抽走最后一丝光线我们才回家。

李叔护秋赶雀还真有一套,他脑子活,办法多。他找来了好多根长竹竿,在竹竿的顶端扣上花布条和油皮纸,插在田地的四周,就像是旧时酒店前的“酒旗招牌”,风一刮,竹竿顶端的花布条迎风招展,油皮纸“哗、哗”直响,以驱赶野雀。他还扎了好几个草把人,上面还装上自做的风力“驱赶器”,只要有风,驱赶器上的棍棒不停地转动,来回的敲击铁皮块,便发出“哐、哐……”的响声,风越大,敲击的声音就越响,野雀吓得飞得无影无踪,驱雀的效果很好。开始这些方法还真管用,但时间一长,那些吓人的把戏就被机灵的野雀识破了,就不管用了。

为了护秋赶雀,后来李叔又自制了一个“土火枪”,他找来了一个旧子弹壳,在弹壳后面锥上个孔,绑在一个弯曲的棍子上,找来人家没放响的鞭炮剥开,取出火药装在“土火枪”里,插上火索,点燃了,“土火枪”发出“呯”的一声巨响,野雀们吓得“呼、呼……”四散逃命。就这样我们发现有野雀多的时候,就放上一枪,效果真不错。由于我们护秋赶雀尽心尽力,多措并举,野雀始终不敢来偷嘴。等到队长来检查时,因为我们护秋赶雀有成绩,还受到表扬呢!当时听了队长的夸赞,我的心里与在学校受到老师的表扬一样的快乐。

岁月悠悠,往事依依。又是一年稻熟时。而今的秋天,漫步在乡间田野上,望着秋风下滚滚的稻浪,嗅着沁人心脾的稻香,让人最难忘的还是当年的护秋,它带给我们的快乐至今难以忘怀。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1
爱情诗歌